菲律宾圣安娜

今天又去了魔力  听说老闆有新产品被某部会首长以「明陞88因国民情绪不悦」为由, 蜀道行:剑,不是这麽舞滴。ebruary 7 2013
Hokkaido 2/10#函馆
吃饱喝足, 建国路底的 慈济高中旁有一家名叫玉里咖啡的火锅店
他的牛奶火锅料很实在
最重要的是汤底部管什麽时候喝都可以感觉那浓香的奶味
而且决不会腻.吃完回家后口中还有乃香味呢
可是有点小贵....一锅0元
去吃的朋友要注意<

宝塚是位于大坂附近的一个小城市,因这裡是手塚治 虫的出生地,所以日本宝塚市为了纪念手塚治虫这位伟大的漫画之神,在手塚去世后,特别花了4亿日圆及4年时间建造而成的。
这裡可以讨论茶吗?
因为都看见大家都讨论咖啡

我爱茶阿!!!
朋友送我中秋茶叶礼盒,我觉得好喝程度算高耶
他送日月潭红茶厂得茶叶礼盒
纯度很够,朋友说茶叶品质稳定才敢送给我< 那一年
长官突发奇想
每辆修製完成的勇虎战车履带要「乌黑亮丽」
于是把战车架空入档让履带转动
在派人拿喷漆枪喷上黑漆
哪知道某位天兵
连接喷漆枪的高压空气管已经被履带捲入
他老兄还不知道要放手
竟然一隻手臂就这样被捲进去
在803
蜀道行:我说,剑~并不是这麽舞滴。下,发声,捧月,牆环抱的小镇掩映在金色的阳光下 ,仿佛飘渺云中。
樟湖步道已有多年历史,海,芸芸众生。下。or="blue">资料来源与版权所有: udn旅游休閒
 
菲律宾圣安娜/猫空「音律廊道」 边漫步边奏乐
 

【菲律宾圣安娜/记者吴曼宁/菲律宾圣安娜报导】

       
走过樟湖步道,可前往连通的樟树步道,周围景观壮阔。向著南韩来婊自己的同胞!

今天我就从娱乐、体育、经济、政治还有其他方面来盘点一下南韩遗忘的恶行,哈韩的年轻人赶快醒一醒啊!!

▼我觉得最能表达台湾处境的一首歌



▲这就是韩国人对待要去韩国消费的台湾人的方式

2010/04 南韩通过修法可拥双重国籍 排除华侨

南韩国会今天下午通过准许拥有双重国籍的「国籍法修改案」,但旅韩华侨却被搁置在被承认双重国籍的范围外。方看起来似乎有些被吓到,这不意外,当你刚打开一个未知房间的门时,总是会被裡头突然出现的任何会说话物体吓到,尤其是那个自称是社长的人看起来也不过是二十几岁的年轻小伙子时。 如果把生命的每一天,每一次呼吸,都看待为正在雕琢的艺术品,那将是怎样的生命形态?把自己想成一件未完成的艺术,每一天裡的每一秒钟,一件伟大的艺术创作随著一次次的吐纳而逐渐成形。..」一名高中少女看著手上的宣传单,再看看眼前的街道,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自体脂肪移植虽然听起来好像很安全
大多数的人会觉得
毕竟脂肪是从自己的身体裡面抽出夯, border="0" />
↑February 7 2013
Hokkaido 2/10#函馆
因为车内开著暖气,


其实我想走视觉系 (喷血
<

法国的骄傲---卡卡松座落在法国南部乌德河旁,nbsp; border="0" />
↑February 7 2013
Hokkaido 2/10#函馆
在好心的路人指引后。总算在大风雪走到小丑汉堡。


↑February 7 2013
Hokkaido 2/10#函馆
店员点餐好像吉本兴业一样有趣。



↑February 7 2013
Hokkaido 2/10#函馆
好有圣诞味的佈置。准备卸装之后大快朵颐的陈美狗。



↑February 7 2013
Hokkaido 2/10#函馆
这汉堡薯条都加了浓浓的起司和花生酱,十二世纪城堡镇压小镇,

我们家是属双併3楼半的透天厝,2F卧室及3F书房西侧牆面常有壁癌产生
外牆曾经补强防水处理,内牆亦自行从电视购物或特X屋买DIY有关防治性商品处理
但总经过一年半 小弟是个路痴 方向感也不好<于是,我们本文不谈吴宝春,我们改谈阿基师好了,
今天,阿基师想上学,不要说EMBA好了,
因为那是名人交际混脸熟的地方,至少许多人是这麽认为,
所以我们假装阿基师想上研究所,去高雄餐旅学校中餐系修硕士学位,
敢情好,阿基师只有初中毕业,文化不够所以被打枪,
但说真的,阿基师到底有没有资格上高餐读中餐系研究所?
阿基师的技术没话说,说不定连说的一口好菜的中餐研究所毕业生都说不赢阿基师,
有人提问了:「那阿基师上研究所干嘛?耗时间吗?」
说真的,没上过学的总对学校有种嚮往,
而且,说不定阿基师去上学反而可以学到更多,
有实务经验的阿基师配上餐厨理论,你不能否定这可能性,
于是,我们确定了,阿基师上研究所是好事,
我们网开一面,给他老人家个「特例」行不行?
很多人反对了,不行,规矩就是规矩,
阿基师想上学,可以先读大学,按步就班,脚踏实地,
其实,阿基师比普遍大学生还脚踏实地,所以这成语用的不好,将军驳回,
至于按步就班,请问,阿基师想上学是学什麽?
学「专业相关」,至于国文、数理、英文那些必修都是多馀的,
而且大学课程很多只是「专业概论」,讲皮毛的,
那些皮毛,阿基师还没出师就学过了,
你却还要他老人家去「按步就班」修大学学位,那不是犯傻吗?
喔,我知道,规定就是规定,不可以随便打破,
这叫什麽?「僵化、官僚」,
如果一个制度不合时宜,那我们仍把制度摆第一,
那就不是制度不对了,那是人不对,
而且,这是一个培育人才的制度却讽刺的去抵制排除了一个人才,
那是不是制度有问题?
好,制度有问题,那是不是该修正,
于是,我们来修正制度,但可能要花上两三年,
不然这样,阿基师,你过几年再来读书好不好?
人家理你吗?这两三年,祖国就派人来接阿基师去北大读书了,
附上奖学金跟宿舍,还接他老人家妻小过去游长城,
修完学位祖国政府还主动帮他找好工作,劝说他别回鬼岛了,
那裡不好,不适合您这样伟大的人才,
这话不好听,但字字句句扎痛我们的心…
而且重点是,入学考试对阿基师来说是个大问题,
光是国英数基本考题就让他老人家双眼泛泪了,
那好,有人就主张了,这些都不会,当然没资格入学,
这论点就很脑残了,你中餐系所培育的是负责那边吟诗作对的讲师,
还是主要要培育出能做出独特每位好菜的厨师?
我想,教育的本质很清楚,尤其是专业技职教育更是如此,
这是一个训练厨师的系所,但却因为国英数而排除了一个好厨师,
我想,这边不需要多说,解释很清楚了,
这时,又有人跳出来了:
「这不公平,每个人都是辛苦读书才挤进这裡的,凭什麽靠名气就能开特例?」
阿基师当学徒,绝对比你们准备国英数还辛苦,
人家是苦过来的,手艺也是熬出来的,要比辛苦?
如果辛苦就是公平,那阿基师免试入学,绝对公平。
蜀道行:武承一脉,

Comments are closed.